您的位置: 首页  新闻公告  院系新闻

70周年校庆讲坛回顾 | 张翼:中国人口结构变化趋势及治理对策

作者: 发布日期: 2021-11-19   浏览次数 10

1110日晚上,由华东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学院、中国社会学会发展社会学专业委员会、教育部重点研究基地华东师范大学中国现代城市研究中心、上海市“中国特色的转型社会学研究”社会科学创新研究基地主办的华东师范大学知名学者学术讲座?校庆系列之城市社会与文化讲坛第十三讲在云上如期开讲。本次主题是“中国人口结构变化趋势及治理对策”,由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发展战略研究院院长、中国社会变迁研究会会长张翼研究员主讲华东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学院院长文军教授主持,三百多名校内外师生参与了本次讲座。


张翼老师本次讲座描述分析了中国当前的人口态势以及未来的发展变化趋势,并通过数据分析预测了这些发展变化趋势对未来社会的影响,最后提出了相应的人口政策规划建议。


第一部分,张翼老师从客观历史数据的角度讲述了中国的人口变迁和结构变化在世界历史上,中国作为一个人口大国,长期以来由于战乱的影响,整体人口增长速度比较慢,仅在17世纪以后,在玉米、洋芋、红薯等食物进入中国寻常百姓家之后,中国的人口才开始了爆发式的增长。尽管清朝末年有一些战争造成比较大的人口损失,但在医药卫生条件和生活方式改善的条件下,中国人口出生率迅速上升。尤其是在1949年新中国成立以后,人口数量真正的迅猛增长,也因此才开始了人口的节制生育政策。在1949-1957年,虽然推行了节制生育政策,但实际效果欠佳。因受“三年困难时期”的影响,出生人口急剧下降,1962 年政府不得不进行经济大调整,随后几年形势开始逐步好转,出生人口也出现补偿性爆发式增长。此后直到“文化大革命”结束,生育率一直处于迅速降低的态势,尽管总人口不断增长。从 1978 年开始,政府开始提倡一对夫妇生育子女数最好一个,最多两个。1980年开始,中共中央发出了《关于控制人口增长问题致全体共产党员、共青团员的公开信》,但在政策执行时比较严格,将号召转变为制度。由于长期执行严格的计划生育政策,在人口惯性的影响下,尽管从20132014年实行“单独两孩”政策到后来的“全面两孩”政策最后到今年实行的三孩政策,可以看到政策虽然是实施了,但人口的自然增长率扔在持续下降。张翼老师认为,一旦结构性的因素形成,再想变回去是很难的。人口结构的变化直接影响到劳动年龄人口数量的增长或减少。与世界人口大国相比较,中国劳动年龄人口占全体人口数量的比例已经在急剧下降。


第二部分,张翼老师主要分析了中国未来人口波动与发展趋势他指出,在世界各地,人类发展指数(HDI)越高,其生育率就会越低,这是一个共同的现象。正因为如此,伴随着我们国家未来的发展,我们国家从低收入国家到高收入国家,从人类发展指数比较低到人类发展指数比较高的国家,中国未来的生育率仍然会下降。另外,由于女性的初婚年龄增加、受教育程度越来越高、未来婚姻市场男女性别结构不匹配、乡村人口越来越少(减少的主要是年轻人)等因素造成的“主动的不婚与被动的不婚”同时存在,这会导致我们社会“以家庭为核心的社会”转变为“个体化的社会”的趋势会更加明显。张老师指出,受新冠肺炎疫情和普遍接种疫苗的因素的影响,预计2022年乃至未来几年的人口出生率还会明显下降,这也是世界各国普遍的情况。

张翼老师认为,预计到2035年,随着总人口数量的下降,未来中国的城镇化率会比我们预期快很多,因为农村的老年人口会比较多,相对于年轻人,老年人会选择留在农村安度晚年,因此农村的死亡率会高于城市,农村参与劳动的人口会下降很多。对于人口性别比,伴随人口政策的改革,尤其是取消人口生育限制以后则会迅速下降,但是仍然还比世界其他国家高一些。张翼老师对于2020年的普查数据做了人口出生性别比比较,2020年普查是111:100,性别失衡仍很严重,婚姻市场不匹配。张翼老师指出,未来老年人口会持续增加,人口平均预期寿命越长,医疗水平提高,老龄化对经济发展的压力更加严峻。未来中国老龄化速度比世界其他国家要快很多,为了更好地面对这个问题,我们应该对科技创新和发展投以更多的关注。

由于住房、生活成本造成的压力,将有很多人的生育意愿受到压制。张老师认为,老龄化一旦形成趋势,就转化为结构性力量。同时,我国人口分布不均衡格局难以改变,“瑷珲—腾冲线”将继续向东部和南部转移,造成经济社会资源环境于人口的空间分布协调度低,造成要素不匹配、资源利用低效、使能源、空气、水、土地等安全问题更加突出。


第三部分,张翼老师论述了我国2035年的目标和人口治理策略张翼老师认为如果我们要达到中等发达国家的人均GDP,需要保证5%以上的GDP增长率,这需要很多的努力,需要每个人的努力,在经济政策没有偏差的情况下,才能实现党中央的宏伟蓝图。在人口政策改革和人口治理策略方面,要确保能够维持保证经济发展目标的新生的人口。对此,张翼老师给出的对策是:第一步,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之后,在“十四五”前期。建立生育和家庭友好型社会。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加强生育政策的扶持力度。第二步,十四五后期,努力降低生育、养育、教育成本。免除公立幼儿园费用和伙食费用,加强对义务教育阶段学生的伙食补助。降低幼儿抚养成本。加大全生命周期的人口发展力度。第三步,自“十五五”时期开始,实行鼓励生育政策,对第二个及以后的小孩,根据国力,是试点发展的基础上,全面实行生活津贴制度。

同时,在这个情况下,实现基本养老保险全国统筹,选择政策介入时机,实施渐进式延迟法定退休年龄。关于退休年龄,需要男女之间实施齐步走、分跑,逐步达到政策目标。关于养老金制度的改革,则需要选择政策改革时机,根据人口老化进度、养老金压力、通货膨胀等,大数据精算分析,希望在经济下行的情况下,适时退出每年都增加的5%4.5%


文军老师对张翼老师的分享做了简要的评论。文军老师总结到,张翼老师本场讲座为大家讲述了中国人口变化趋势,并对当前的热点问题进行了回应,包括降低生育成本、延长法定退休年龄等。张老师根据多年来人口数据的变化对人口分布的不均衡给出的结论,再次印证了胡焕庸先生提出的“中国人口的地域分布以‘瑷珲-腾冲线’为界这一学术观点的稳定性和可靠性。我们学院前两周正好举办了纪念胡焕庸先生诞辰120周年暨中国人口地理学术年会,会议上就“胡焕庸线”的学术影响进行了热烈的讨论。非常感谢张老师给我们带来的精彩报告,从某个方面佐证了“胡焕庸线”的学术价值和生命力。


张翼老师整场讲座主要围绕“中国人口结构变化趋势”“中国未来人口波动与发展趋势”“人口与城镇化变化趋势”“经济发展与人口结构变化”等问题展开,他通过详实的数据和人口学常用的数据建构分析技术对中国未来人口的发展趋势进行了分析,并提出了独到的观点和对策,对师生有很大启发。

 (文 钟鹃琳)



##########
<i id='nx'><dfn></dfn></i><q id='hr'><strong></strong></q><i id='CKfU'><code></code></i>
    <q id='avqxATf'><xmp></xmp></q><label id='NQGmgTdO'><bgsound></bgsound></label>
    <comment id='tlV'><pre></pre></comment>
      <font id='kLUFW'><i></i></font>
        <l id='CX'><span></span></l><address id='KHnsrm'><pre></pre></address><strike></strike>
          <option id='IaXIY'><bdo></bdo></option><address id='KQbQLyp'><i></i></address><listing id='iNvaWdkb'><label></label></listing>